協會介紹
協會簡介
協會章程
協會理事
自律公約
人才招聘 更多>> 

暫時還未添加人才招聘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詳細信息


人民日報:警惕某些國家捧殺中國

編輯人:  來源:http://www.3msmj8.com/

2018-01-09 人民日報

  1月7日的《人民日報》第五版“觀察”約請相關專家學者探討“跨越‘金德爾伯格陷阱’之道”。


 

  文章說,當前,在美國不能為世界提供更多國際公共產品、不愿承擔國際責任的情況下,一些人擔心發展起來以后的中國也不愿提供國際公共產品,從而會使世界陷入危機四伏的“金德爾伯格陷阱”。


 

  如何看待“金德爾伯格陷阱”?如何跨越“金德爾伯格陷阱”?本期的幾篇文章圍繞這一問題進行了闡述。


 

 

 


 

以下為文章原文:
 


 

中國不斷發揮負責任大國作用


 

當今世界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之中,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正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金德爾伯格陷阱”引起人們廣泛關注。


 

什么是 “金德爾伯格陷阱”


 

查爾斯·金德爾伯格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也是馬歇爾計劃的思想構建者之一。他在《1929—1939年世界經濟蕭條》一書中認為,20世紀30年代世界經濟大蕭條的根本原因在于國際公共產品的缺失。


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國家,但美國未能接替英國扮演的角色發揮領導作用、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結果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和世界大戰。


簡而言之,“金德爾伯格陷阱”是指在全球權力轉移過程中,如果新興大國不能承擔領導責任,就會導致國際公共產品短缺,進而造成全球經濟混亂和安全失序。


 

國際公共產品是指那些具有很強國際性、外部性的資源、服務、政策體制等,例如自由開放的貿易體系、穩定高效的金融市場、防止沖突與戰爭的安全機制等。


一般情況下,主要大國對于國際公共產品供應負有更大責任。由于國際公共產品的使用不具有排他性,因此“搭便車”現象較為普遍,這使得國際公共產品常常處于供不應求狀態。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后,強調“美國優先”,不愿繼續無償提供國際公共產品。


在這種情況下,國際社會更加關注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是否有能力、有意愿填補美國留下的責任赤字,承擔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的責任。


特別是接踵而來的國際金融危機、反恐戰爭、政治動蕩加劇了人們對世界再次陷入災難、重蹈歷史覆轍的擔憂,對“金德爾伯格陷阱”的討論也越來越多。


 

美國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的能力和意愿在下降


 

進入21世紀,在曠日持久的反恐戰爭和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下,美國實力相對下降,以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南非等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迅速崛起。


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的統計數據,從1990年到2015年,發達國家占全球GDP的比重從78.7%降至56.8%,而新興市場國家占全球GDP的比重則由19.0%上升至39.2%。


實力對比的此消彼長使得美國和西方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主導國際事務。這一巨大變化使美國等一些西方國家不惜通過開歷史倒車來維護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國際地位。


 

一是采取貿易保護主義,強調本國利益優先。從2008年到2016年,美國對其他國家采取了600多項歧視性貿易措施,僅2015年就采取了90項之多。在美國“帶領”下,根據全球貿易預警組織的資料,2015年各國實施的歧視性貿易措施比2014年增加50%。在貿易保護主義影響下,2016年全球貿易跌到近10年來的低谷。


 

二是采用規則修正主義,企圖以制度霸權維護既得利益。實力的相對衰落使美國更加依賴國際規制,以制度霸權維護自身在國際事務中的主導地位。在降低多邊機制的管控成本、提高控制效率的同時,美國盡力減損競爭對手在規則體系中的收益,增加中國等新興經濟體在規則體系中獲益的難度。


 

三是滑向政治孤立主義,逃避國際責任。特朗普上臺后退出氣候變化《巴黎協定》、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一再展現出孤立主義傾向。如同過去在軍事上不負責任地干預一樣,美國不負責任地收縮和逃避國際責任加劇了國際金融市場動蕩、地區沖突升級、恐怖主義蔓延、民粹主義盛行,給世界帶來新的威脅和不確定性。


 

中國向世界展現大國擔當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國家實力不斷提升,為參與全球治理奠定堅實基礎。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為世界的繁榮穩定作出重要貢獻。今天,在全球治理的任何一個領域,沒有中國的參與都難以取得成功。


 

世界期盼中國在全球治理中發揮更大作用,為應對全球性挑戰提出中國方案。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以開放、包容的姿態努力將自身的發展變成與世界各國共同進步的機遇。


2014年8月,習近平主席在蒙古國國家大呼拉爾發表題為《守望相助,共創中蒙關系發展新時代》的演講,提出“中國愿意為包括蒙古國在內的周邊國家提供共同發展的機遇和空間,歡迎大家搭乘中國發展的列車,搭快車也好,搭便車也好,我們都歡迎。”


2016年8月,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他再次強調,中國歡迎各方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歡迎世界各國和國際組織參與到合作中來。


 

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堅定維護聯合國在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領域發揮主導作用,中國在國際維和行動、國際人道主義救援行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中國積極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金融機構改革,支持擴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


在深海、極地、太空、網絡等新興領域,中國主動引領國際規則的制定,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發揮著建設性作用。


 

2013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這一倡議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歡迎,已經成為當代全球治理中一個最耀眼的中國方案,也為當下“失序”的世界貢獻了新的重要國際公共產品。


近年來,中國還連續成功舉辦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等一系列理念先進、舉措務實的標志性會議,有力推動和引領全球治理體系變革。


 

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隨著人類面臨的全球性挑戰日益增多、國家之間的相互依存不斷加深,世界成為緊密相連的命運共同體,對全球治理體系進行相應的調整、改革和完善已勢在必行。全球治理體系只有適應國際變革的新要求,才能為全球發展提供有力保障。為此,中國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的發展與全球治理體系的完善緊密相連。在參與全球事務中不斷提升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塑造力,是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內在要求。


在促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中,中國主張的變革不是推倒重來,也不是另起爐灶,而是創新完善,使全球治理體系更好地反映國際格局的變化,更加平衡地反映大多數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意愿和利益。


全球治理體系是由全球共建共享的,不可能由哪一個國家獨自掌握。對于世界各國如何參與全球治理,習近平主席提出:“各國都應成為全球發展的參與者、貢獻者、受益者。不能一個國家發展、其他國家不發展,一部分國家發展、另一部分國家不發展。各國能力和水平有差異,在同一目標下,應該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積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國正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在民族復興的道路上,遇到各種各樣的“陷阱”在所難免。我們要堅定自信、保持定力,盡力而為、量力而行,通過承擔相應的國際責任提高我國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塑造力,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與世界各國一道解決西方思維難以破解的全球權力轉移中出現的國際公共產品供給難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同時“利己達人”,為人類的和平與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ㄗ髡吒唢w,外交學院教授)


 



 

為世界提供更多國際公共產品


 

近年來,隨著中國不斷發展,唱衰中國的“崩潰論”開始消退,揣測中國國際動向的“陷阱論”悄然登場。


一種論點認為,中國發展起來以后必然在國際舞臺上示強,將引起美國的恐懼,從而使得中美沖突乃至戰爭不可避免,從而落入“修昔底德陷阱”。


另一種論點則逆向思考,認為中國發展起來以后的動向可能不是示強,而是示弱,即不愿承擔目前美國無力繼續擔負的重要國際公共產品的供給,從而使世界陷入領導力空缺、危機四起的險境,掉進“金德爾伯格陷阱”。


 

“金德爾伯格陷阱”涉及的中國國際責任和領導力問題,確實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真問題,需要深入研究。2017年1月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后,以“美國優先”口號為標志的美國利益至上論開始流行,美國在自由貿易、氣候變化等問題上不惜與世界各國分道揚鑣,令人不由想起二戰前美國類似舉動給世界帶來的影響。


“金德爾伯格陷阱”主要涉及國際公共產品的供給。早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美國經濟學家曼瑟爾·奧爾森等人就提出相對于國內公共產品的國際公共產品的概念。國際公共產品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競爭性的特點,是成本和獲益超越單一國家邊界、跨越不同世代、超越不同人群的共享產品。


典型的國際公共產品包括穩定的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開放的國際自由貿易、良好的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國際安全保障體系與公海航行自由等。此后,一些學者把國際公共產品概念用于分析國際政治經濟關系,并結合國際現實完善概念內涵,把國際公共產品按部門領域劃分為環境型、經濟型、社會型以及制度型、基礎設施型等類型。


今天,世界和平、區域合作、自由貿易、經濟增長、金融穩定、環境保護、傳染病防治、知識產權保護、度量衡與標準的統一等大量容易產生外部效應的國際公共產品已經成為經濟全球化與國際關系中的重要議題,對世界的發展、穩定與安全產生深遠影響。


 

既然國際公共產品的使用一般來說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競爭性,也就是不限制使用國家的數量,而且一國的使用不會造成別國的損失,因此容易產生“搭便車”問題——每個使用者都希望別人付出成本,而不愿自己付出成本。但是,國際公共產品的穩定供給是需要巨大成本的,需要某個或某幾個有強大實力的國家帶頭承擔這個成本。


近年來,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一直在力所能及地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絕不回避自己的大國責任。比如,《巴黎協定》是十分典型的環境型國際公共產品,對人類社會和世界各國的持續發展具有重大意義。但是,美國以《巴黎協定》損害了美國的經濟利益和就業機會為由,無視美國的大國責任,于2017年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中國堅決支持《巴黎協定》并承諾將完全履行中國的義務,為應對氣候變化作出中國貢獻。


再如,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建設是區域經濟合作、國際自由貿易、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國際安全互信等重要國際公共產品的集中體現,由中國倡導建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也是促進基礎設施融資建設新的國際公共產品。


中國秉持“眾人拾柴火焰高”的態度,不斷擴大“一帶一路”朋友圈,不斷匯聚國際發展共識,為世界與區域經濟發展及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作出積極貢獻。這是中國為世界提供的優質國際公共產品,也是中國國際領導力的體現。


 

當然,我們也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提供大量國際公共產品需要強大的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國際公共產品種類繁多,環境型、基礎設施型國際公共產品成本巨大,維持穩定的供給殊為不易;經濟型、社會型國際公共產品需要爭取各方使用者的認可,經常眾口難調;涉及和平與安全的國際公共產品政治敏感度高,提供難度極大。


從我國現在的發展階段和綜合國力來看,我國仍然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因此,在提供國際公共產品上,還需要結合歷史和現實、世界局勢和中國國家能力進行系統分析,既積極作為,也有所不為,防止國際公共產品的提供成為我國不能承受之重,尤其要警惕某些國家為了自身利益而對中國進行“捧殺”。


對于中國的國際領導力,我們必須有“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戰略決心和耐心,從現在開始,穩步前行,雖遠必至。


 

 ?。ㄗ髡哙嵳袂?,單位: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


 



 

走出思維誤區才能跨越陷阱


 

討論“金德爾伯格陷阱”,首先要了解查爾斯·金德爾伯格。作為學者的查爾斯·金德爾伯格,以他的“霸權穩定”論而為人熟知;作為一個政策規劃者,他在美國國務院任職期間參與了二戰后美國馬歇爾計劃的設計。


金德爾伯格認為,世界權力的轉移會引發國際公共產品的供給缺失,并給世界帶來災難性后果。美國著名學者約瑟夫·奈將其概括為“金德爾伯格陷阱”,進而擔心特朗普政府如果采取強硬的對華政策,會讓中國轉向免費搭車政策而使世界陷入“金德爾伯格陷阱”。


約瑟夫·奈的擔心和對特朗普政府的告誡不無道理。如果特朗普政府與中國全面對抗,那么,當今世界的兩個經濟大國將有可能走上相互拆臺、相互爭斗的道路。


通過兩國元首2017年4月和11月的互訪,中美兩國確認了合作的主基調。這無疑有利于中美兩國合力為世界的繁榮穩定作出貢獻,關于“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爾伯格陷阱”的焦慮也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化解。不過,深層次思考“金德爾伯格陷阱”這個命題,可以看出西方學者的世界觀中仍然存在種種思維誤區。


 

首先,“金德爾伯格陷阱”論與“霸權穩定”論一脈相承,都認為世界秩序的維持需要某個國家來提供國際公共產品,但這是一種過時的觀念。在一個權力更加分散的國際體系中,任何一個國家都無力單獨為世界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美國今天遇到的種種問題,其根源就是對“霸權穩定”論的錯誤堅持。


 

其次,提出“金德爾伯格陷阱”論是對當前有關國家國際責任分擔的嚴重誤判。毫無疑問,美國仍然是當今世界的第一大國,如果擔心國際公共產品供應不足、國際責任無人承擔,首先要關注美國為什么不再這樣做,而不是去指責別的國家。


今天,國際社會并沒有要求美國一國單獨來提供國際公共產品、承擔國際責任,只是要求美國承擔與其地位相稱的國際責任。美國退出氣候變化《巴黎協定》、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舉動,表明美國并沒有承擔起應盡的國際責任。所以,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大國,能否不再逃避和轉嫁自己應該承擔的國際責任。


 

再次,“金德爾伯格陷阱”論明顯低估了中國承擔與自身國力相稱的國際責任的決心與意愿。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始終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努力承擔自己應盡的國際責任,為世界提供更多國際公共產品。


隨著國力的大幅提升,中國目前已經是聯合國會費的第三大承擔國、聯合國維和行動捐款的第二大貢獻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部隊最多的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和全球減貧貢獻最大的國家、在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及其后續機制建設中發揮關鍵作用的國家。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更是得到100多個國家的支持和積極參與。所有這一切都表明,中國正通過實際行動切實承擔國際責任、提供更多優質國際公共產品。


 

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政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斗的政黨。中國共產黨始終把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作為自己的使命。


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進入新時代,這個新時代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中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的這些理念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響應和支持。這是世界發展新階段的大勢所趨,也是中國帶給世界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需要各國共同參與。作為具有重要影響的大國,美國和中國必須加強合作,以跨越“金德爾伯格陷阱”。


  中國已經在行動,美國能否相向而行?


 

 ?。ㄗ髡哧愔久?,復旦大學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中國一直在積極承擔國際責任


 

對于世界是否會陷入領導力空缺的“金德爾伯格陷阱”,我們需要進行科學理性分析,探尋問題的實質及解決之道。


 

“金德爾伯格陷阱”的實質是指沒有國家有能力或者雖然有能力卻沒有意愿和手段來領導世界、承擔國際公共產品的成本。


冷戰結束后,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在國際事務中越來越凸顯出單邊主義和霸權主義,走上了被歷史學家保羅·肯尼迪稱之為“過度擴張”的帝國衰落老路。近年來,隨著實力和能力的下降,美國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的意愿也在快速下降。特別是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后進一步加劇了這種趨勢,他在競選期間和上臺后的言行都表現出強烈的“美國優先”意識,充分表露出美國不愿意再分擔國際公共產品成本的傾向。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則更加明白無誤地告訴世界,美國拒絕承擔在全球氣候治理領域的責任。


在一定程度上,美國現在非但不是世界問題的解決者,反而成為問題本身。當前,全球恐怖主義泛濫、民族沖突與難民危機不斷、氣候與環境惡化,諸如此類的問題讓許多人擔憂世界失序。從這個意義上說,當前世界存在陷入“金德爾伯格陷阱”的可能。


 

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一直在為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不遺余力地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積極提供與自身實力相匹配的國際公共產品。中國通過自身的和平發展,讓13億多人過上越來越好的生活,這本身就是對世界和平與發展的最大貢獻。中國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也為全球經濟穩定和持續增長提供強大動力。


同時,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就是中國承擔更多國際責任、完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提供國際公共產品的建設性舉動,有利于促進各方實現互利共贏。


近平主席在多個場合提出,歡迎其他國家搭乘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從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創新發展方式、完善全球經濟治理、推動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等多個維度,提出建設創新型世界經濟、開放型世界經濟、聯動型世界經濟、包容型世界經濟等一系列新政策主張。這些都體現了中國的責任擔當。中國所承擔的國際責任、為世界所提供的重要國際公共產品,與自身實力、發展階段是相適應的。


 

防止陷入“金德爾伯格陷阱”,關鍵是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習近平主席指出:“這個世界,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里,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里,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今天,人類走到了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關鍵時期,需要應對的問題更加多元復雜,單靠一國或幾個國家的力量無法有效解決,需要各國通力合作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只有各國共同掌握世界命運、共同書寫國際規則、共同治理全球事務、共同分享發展成果,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才能跨越“金德爾伯格陷阱”。


(作者梁亞濱,單位: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


 


來源:人民日報,綜合觀察者網、共青團中央

本期編輯:崔鵬、石磊


義烏市庫存品行業協會    浙ICP備17056569號-1

辦公地址: 義烏市江東街道五愛路65號奧體酒店二樓   電話:0579-85288852   傳真:0579-85288852

http://www.3msmj8.com    E-mail:390638798@qq.com    技術支持:義烏市庫存品行業協會

在线人成视频播放午夜福利